特别企划 Special Items

Back to List

有多久你没有在过年过节时收到一张像样的卡片?抑或是出社会後的各式交谊场合里,又有多少张名片令你印象深刻?



继 Vol.004 李旻哲用他的慢步调来讲述他所希冀的调整时,其中是对?是坏?你我心中有数又或是无以名状,无论如何本期要讲的凸版印刷,同样是个慢工出细活的技艺,而他们两者之间的共通,我想你可以在这次的内容里得知一二。 
走入时分的门口,咻咻咻的巨大声响,在我讲了五次哈罗以後,方有人回应。我见到汤舜从里面走来,停下他手边的工作,坐下来与我聊聊关於时分印刷,还有那一吨半印刷机器所做的梦。


凸版印刷是什麽?
接触汤舜以前,对凸版不甚熟悉的我,大抵了解凸版印刷与一般日常我们所见的印刷大不相同,简单来说「凸版」顾名思义,就是指版材上凸出来的地方,而凸版印刷便是在凸出来的地方沾上油墨印到各种纸上。像是名片丶卡片丶邀请卡丶明信片丶结婚贺卡等等,那些你曾经看过摸过纸上凹凹且油墨很扎实的纸张,正是所谓的凸版印刷。



时间的价值——时分印刷

单刀直入地先从汤舜所开设的时分印刷聊起,汤舜告诉我名称的由来简单而乾脆的一句话「印刷需要时间。」你我当然都知道印刷需要时间,但不曾想过的或许是除了「既定」时间以外,过程中锱铢必较的那些时间才是真正值得你等待的。「时间是印出美丽的文具和画作的基本材料,不论大小厚薄的纸制品,我们付出时间,注意每一个细节。」时分的简介,十分的诚意,在此表露无遗。
 


香港人在台湾

一早便知汤舜香港人的身份,好奇的是为什麽会踏入印刷这行呢?事实上,时分印刷在香港与台湾都各有据点。时分尚未成立以前的汤舜,原先是从事摄影一行,碍於现实与理想交互抵触下,辗转接触到凸版印刷这门技艺,因而萌生了他转行的念头。四年多的时间里,从摸索丶学习到自立门户,虽说非出自哪位老师傅的门下,但他靠着新世代各种资讯流通的方式自我钻研,不走按图索骥的方式来承袭过去,而是让自己不受局限地开着这一吨半的印刷机器,跟他一起做梦。



潜意识里的强迫症

采访之时,汤舜也很直接地示范给我们看如何操作与印刷,看着他盯着印刷机,一分不得松懈的神情,稍有不对劲便得即刻停下机器去做调整,也难怪汤舜会说:「现在没有以前那麽急了,一旦肚子饿丶太累丶太急都无法专心做好,倒不如停一停休息下,等精神状况都恢复好了,再继续工作。」咻咻咻的声音背後,你看着他拿纸起来对线丶看着他驻守在机器旁丶看着原来一张你收到的不过是卡片的东西,乘载了别人为你的诚意而加注的气力。


一张张纸张上的诚意如前面所强调,「印刷是需要时间的」,而这时间换回来的便是一张张纸上的诚意。汤舜自抽屉里拿出的一件件他所做过的案子,有色调不统一被退回的,也有印得超好自己想保留的⋯⋯,「跑 CMYK 的颜色很不稳定」丶「这颜色超难印的」丶「再加上一些些细节⋯⋯」他讲着抽屉抽出来的每一张卡片,我知道他在意每一次的失误,也明白这些失误所给他的动力,便是更加专注在每一分细节上。



为什麽选择凸版印刷?

坦白说,你可以找一般印刷厂去做的事,你不会想到凸版印刷,而又为什麽一般印刷不找要特别选凸版呢?正是因为这门技术能够少量生产,且能使用像是金属色丶萤光色丶Pantone Uncoated 色标的特别色是一般印刷所无法的。再者,不需要过多花俏的设计,因为这是能够把单纯的黑色点丶线和文字做得漂漂亮亮的技术。因此,除了传达诚意外,凸版印刷所印制出来的纸张,也多了一分收藏的价值。



一吨半机器的梦想
事前资料搜集时,我查询着时分印刷的网站,滑动每一个他们所想表现的印刷细节,直至见到实体後,想起 about 里面所写的「如果,一吨半的印刷机器会做梦」,接续着「它梦到齿轮推动的羊在行走在跳动,原本挂在墙上的时钟溶到了墨槽里,被墨棍展开流到印刷版上,造出一张张完美的图案。」如此富有诗意的字句,据闻是受《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这本小说所影响的(小说後来改编为电影《银翼杀手》),进而将活版印刷一行转化作如斯浪漫的思绪。




始自上世纪的产物
前面所提到的那巨大声响源头,便是出自上世纪最为风行的海德堡印刷机,过去制作菲林丶打印在铅板上才放进印刷机印刷工作的程式,坦白说已愈趋式微,然而,这些看似老旧的印刷器材却不如你想像中容易被淘汰。好比眼前这台海德堡,即便年纪大,机器也不易坏,并且它有专门的方式可定期做维修保养。据说海德堡在全盛时期,只要花十四分钟就组装好,不用入仓也能即刻售罄呢!当然,这只是个题外话。



时分的理想缩影
时分印刷想带给人们的诚意,是从那开着一吨半机器的人,想呈现的细节所带给人的感动之情。「我的理想是能出一本书来开这部机器」,这是汤舜告诉我的,我思考着各种被认为是夕阳产业的工业之所以能继续,往往都是因其有存在的必要,我也相信他们的价值不是数位印刷可以恣意取代的,那些手心里的温度就是这麽一回事吧。 



敲敲时分印刷的门 

还记得逢年过节不是收到电子卡片的时代,那时候,圣诞卡丶生日卡丶贺年卡全部都有自己的特色,尽管大同小异,但眼见对方亲手写下的字迹时,总是令人感动。而当这些贺卡的质地丶触感更胜一筹时,你会记住拿到时的感动。时分的出品,不敢说可以买所有人单,但至少它那自不待言的满满诚意,在一个半钟里面我完全接受到了。
 


我总认为数位世代削减了亲手触碰实体的真实感受,即使人们总爱有意无心地以环保来概括所有纸张的不必要性,可我还是喜欢拿到那张纸,亲手去感受上面的那份诚意。 
时分印刷,真的有十分。

Jay,彭冠杰,一名平面设计师,与我聊着关於平面设计以及「设计」在台湾到底是怎麽一回事。





what is D.O.C.
Definition of Cool,对 Cool 的阐释,我想凭藉现世代街头上的人们对於各种领域的专注研究,共同来定义。D.O.C. 不走虚张声势的浅谈即止,亦绝非带你走向流行前线,藉由人与人的连结来延续下去。透过那些人,去讲述各自领域里独到的见解;透过这些人,去告诉我们下一个,他也觉得酷的人。  

Editor / Y.J
 
Text / Y.J 
Photo / 郭芳維 
Design / Johnny 

可以用以下方式登陆

你已成功登入,系统稍后跳转至首页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