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划 Special Items

Back to List

还记得早前台湾服装设计师江奕勋走上伦敦伸展台所爆发的乡民事件,有捧上天的也有放在地上踩的,状似不解的我思考着,当在服装丶平面丶影像丶产品⋯⋯等各领域上加诸「设计」两个字,是不是势必得让非设计人士,也就是所谓一般大众看得懂才叫好?看不懂就是差?如此狭隘。


就我个人浅见,天才可能是万中选一,就好像有才华的人方得以用设计来改变甚至创造出跳脱一般人思维逻辑的新鲜事物,让生活多点刺激,让世界不至於无聊。也因此我好奇在台湾环境底下的各领域设计师们,又是如何对待自己的专业与令人信服呢?Vol.006 的 Jay 这次就将以平面设计师的身份与我聊聊关於设计是什麽样子的存在。 



踏入设计一途
有没有人天生就是吃设计一行饭的呢?我相信是有的,尤其自小明确知道自己未来想走的路的人。高中时期的 Jay 便已对影像有相当程度的兴趣,正规升学体系下的他考进了政大广告系,当然广告系学的是行销丶企划,在平面设计领域并未精进太多。直至毕业後报考了实践设计研究所,又因为太过自由的学习风气,未能让他真正专心於「设计」,因此,他毅然决然地决定到澳洲墨尔本念平面设计研究所。辗转的求学过程里,Jay 同时靠着自学而累积了许多关於设计的知识与学问。而後墨尔本的那段时间里,他告诉我:「我终於达成我的心愿了!在那边有点像是强化自己的学习基础,并认知到外国人是如何去思考设计这件事情,怎麽看待这专业,这些是跟台湾老师给我的观念不大相同的。」



国外月亮真的比较圆?
听着他一路以来的求学历程,虽说辗转倒也意外地累积不少相关经验,而他所说到国外与台湾的不同,虽说非全面倒向「国外月亮比较圆」的偏颇观念,但也确实对他来说是有大开眼界的感受。好比说一个接案的流程,客户沟通丶档案管理甚至是回信给客户的时间掌控等等,他所说的这一切似乎在台湾唯有出社会後方能学到,正因如此,他想将在国外学到的不同观念带回台湾设计环境里。
常言道「比起台湾,国外更尊重设计师」对此 Jay 又怎麽看呢?「我认为是有,但没有一定,完全是比例上的问题。」就我个人观感中,我当然也相信台湾也存有尊重设计的公司客户存在,相反地国外也会有不尊重设计的公司客户存在,然而,比例上的平衡似乎台湾需要做得更多。


接受度的大与小
事实上,东丶西方文化各有其形成背景与脉络,人们很难去定义谁好谁坏,不过是习惯与思维的不同。除了国外月亮似乎比较圆外,我们也聊着关於台湾与国外环境的差异,Jay 认为多少是因为西方人的思维接受度较大,尤其在台湾会稍微明显,举例说同样的一张很新颖的海报出现在公共场合中时,相较於台湾,国外更习惯去接受与讨论。



因为∵所以∴的设计
一直以来,我总认为美感很难去界定,它的好与坏似乎不是可以用特定的标准去定义,於是我问道:「美感有没有标准可以定义?」Jay 直言了断地说:「如果把词放在美感,我不敢断定说他有没有标准,可是如果设计就绝对有。」而「设计」与「创意」之间又存在什麽样的关系呢?「什麽叫很有创意?」在他的观念里,所谓设计与创意都是具有「逻辑性」的,好比说你设计一个 Logo 出来,这 Logo 所赋予的意涵是必须要有的,「因为∵所以∴的设计才会成立」。不过呢,他也说:「可是逻辑同样也能用不同的标准去检验,这标准又是什麽?如何去检视好或不好,也是我现阶段正在学习的。」对他而言,设计应该是要可以做出「好玩」丶「新鲜」的事,且可以感动到某些人的,当然,非指大众。



平面设计到猫饭
记得先前寻访中,我问 Jay 除了设计外还想聊些什麽,他告诉了我一个我有印象的团队——猫饭(Meow Found)。原来「猫饭」一词开始是属个人作者所经营的,在去年先後加入了平面设计师丶视觉艺术家丶媒体公关等自由创作者,猫饭是想透过灵活的合作模式来带给人们更多元的音乐观点,而其中一个革新的派对概念「Partibition」( Party +Exhibition),则是奠基於柏林与台北两座城市里的派对文化交流。其中 Jay 正是以平面设计的身份位居要职,这也是让喜欢尝试多元领域的他,能将自己的专长延伸到不同领域的一种方式。



小众们的乐趣
想起去年四月,朋友间口耳相传的猫饭将於空场展开第一档活动,虽说未曾参加,但看来着大家的分享似乎是很成功的,他说:「当时活动中聚集到约莫六百多人,是一个不多不少,刚刚好都爱 Techno 的有趣人们。」那麽,猫饭之後的计画又是如何?「基本上,我们当然希望能去好好做想做的事,但也会碍於现实状况而无法实践,猫饭是希望能真正规划完整後,再重回大家眼前。」尽管不是 Techno丶艺术挂的我,听完 Jay 讲述猫饭的存在确实是件有趣的事。与此同时我又想着,倘若小众里有趣的事变做大众时,又会不会一样有趣呢?我不知道,Jay 可能也不知道。



不解决问题的设计就不是设计?
对谈几近尾声时,我将话题转回平面设计上,传统思维里似乎有着这样一句格言——设计是拿来解决问题的,虽说无关乎对错,但对 Jay 来说又不完全中听。「我有时候也想做不解决问题的设计啊,为什麽不行?」他的想像里,会否是有可能由他来丢出问题,那又可不可行?而这想法也是他目前正在尝试并试着去验证的。



当设计沦为工具人

曾经看过网路一篇揶揄设计师的图,电脑前的他们被标签为一个口令一个动作的工具人,如此这般的环境底下,设计师是「设计」又或是「工具人」?「其实大家一定会很在意美编与设计师的称谓,虽说都是执行者,但这差别在於他本身有没有试着去丢出自己的想法,保持自己的认知,想办法去说服可以做决策的人。」再来,我又纳闷地问:「为何雇主花同样的钱可以请到专业也可以请到不专业?」Jay 则说:「雇主多数是一般人,自然对这方面的认知就不见得会高,有没有办法改善?或许可以很宏观地去想,不管是接触过设计或是设计本身,多少要有一些使命感,去将专业的讯息告诉身边的人,才有办法慢慢一步步改善。」  



设计师的责任
各行各业必然会有其所赋予的责任存在,设计也不例外,在 Jay 的眼里,即便大家在讲要更尊重设计产业,但坐而言不如起而行,唯有从自身做起才有办法改变些什麽。当然他也很坦然地告诉我们:「这些问题不是我一人丢出一个答案就能概括的,一定有人不认同也一定有人觉得我说的是废话,但就是从自己做起。」 



「设计不是你们所想像的那样!」带点愤慨的呐喊,其实是我本人对各行各业不受到该有尊重时认为皆适用的,或许多数人会认为不过就是挂上「设计」好像很了不起般,但在与 Jay 聊完後,你是可以深深体会到「设计」真的不是你想像的那样的。


阿光,专职印务兼平面设计,现今你所看到的有趣的印刷品,几乎都是出自他手,一个圈内大家的好朋友。





what is D.O.C.
Definition of Cool,对 Cool 的阐释,我想凭藉现世代街头上的人们对於各种领域的专注研究,共同来定义。D.O.C. 不走虚张声势的浅谈即止,亦绝非带你走向流行前线,藉由人与人的连结来延续下去。透过那些人,去讲述各自领域里独到的见解;透过这些人,去告诉我们下一个,他也觉得酷的人。  


Editor / Y.J
 
Text / Y.J 
Photo / 郭芳維 
Design / Johnny 

可以用以下方式登陆

你已成功登入,系统稍后跳转至首页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