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划 Special Items

Back to List

Made in Taiwan,又称作 MIT,台湾制造。在这资讯爆炸且透明化的现世代里,人们常有「外国的月亮比较圆」的心态,进而错过了台湾制造的好东西,不论是代工丶原创丶设计亦或是传统产业中,仍有这麽一群人默默为台湾守护,认真用心让台湾走出国际。因此,MIXFIT 秉持着爱用国货与好东西要跟好朋友分享的精神,将於每周日介绍值得推荐的 MIT 街头印象给各位,让你我一同见识属於台湾在地的品味与细节。

上周我们邀请来 Ionism Design 的设计总监 Sean 与我们聊聊台湾设计品牌的未来愿景,也看见了 Ionism Design 的用心之处,今天我们则邀请来了 Stubborn Cycleworks 主理人 Marc 来与我们谈谈这个台湾引以为傲的自行车产业与 Stubborn Cycleworks 手工自行车工作室一路来的发展历程与愿景吧。


▲ Stubborn Cycleworks

位於新店小巷巷尾的 Stubborn Cycleworks,一直秉持着打造出完全客制化自行车理念,不断为找不到合适车架的骑乘者服务,从 Fitting丶讨论丶了解客人的骑乘强度丶习惯到烧制的动作,完完全全量身打造。而一般工厂生产的自行车则少了这些步骤,少了与消费者的真正接触丶少了人与人之间的沟通与温度,常常有人因工厂量产的车子不合适而骑到受伤,我想这不只是需要 Fitting 而已,如果你也在寻找那一台属於你自己且独一无二的自行车,我想 Stubborn Cycleworks 绝对是你的最佳去处。



▲ Stubborn Cycleworks 主理人 Marc

原本从事科技业的 Marc,有着不错的待遇,经常往返欧洲出差的他,可以说是令人称羡的科技新贵,收藏义大利古董自行车则是他的兴趣之一,在一次出差搬运行李的过程中,腰部不慎受伤造成椎间盘突出,在留职停薪之馀,重新思考梦想及自己的定位,加上种种原因使他毅然决然投入他最爱的手工钢管车行业中,接着我们就与 Marc 来聊聊 Stubborn Cycleworks 的发展历程和台湾自行车产业的过去与愿景吧!
(以下访问简称 MIXFIT - M丶Stubborn Cycleworks Marc - S)


M:是什麽事後让你萌生做手工钢管车的想法?其原因又是什麽?
S:
其实原因有三个,第一个是我以前是搜藏家,但我其他的搜藏家不太一样,很多搜藏家他只搜藏他不骑丶就是摆着欣赏,但对我而言我没有那麽足够的资金,所以我都是买我自己尺寸的车。但怎麽骑还是觉得怪丶哪里不太舒服,後来我就开始研究自行车的几何,到底我要怎麽把这台车变成适合我自己的车,我发现没有办法而且完全达不到,原因是因为我们以前搜集的这些车都是欧美师傅做的。欧洲人的身材跟亚洲人的身材比例本来就不一样,所以会产生两个结果,一是你把这台车调整到你最舒服的设定,这台车就会变得很丑,二是你要把这台车设定的很运动感丶很漂亮那就会非常难骑,所以我发现我要有一台真的很适合我的自行车,我就必须要完全订做才行。


第二个念头是,我以前在从事科技业时常常往返欧洲,需要搭非常久的飞机,有一次下飞机搬行李时伤到腰,导致椎间盘突出,所以我三个月的留职停薪在家休息,而这三个月里面其实我第一个月就恢复的差不多了(笑)。我就问我当时的女朋友有没有什麽梦想?还是有什麽未来的规划因为现在工作没办法执行的,我来帮你执行实践,他就反问我有什麽梦想,我说我很想去环岛,把台湾所有城镇的走一遍,因为我去过欧洲太多国家但是台湾是我的故乡,我却没有好好地走过一遍,台湾已经这麽小了,你还没有走完,不是很奇怪吗?所以我想去环岛丶拍照丶做纪录,我女朋友也答应跟我一同去,但我女朋友身材很娇小,几乎没有适合她的自行车尺寸,所以我就开始到处拜师学艺。
第三个念头是,我在学习做自行车的这段过程中,我开始跟国外师傅教朋友丶交流,有一天我在 Instagram 上头看到一个英国车架师傅,他发布了一张海报的照片,是台湾观光局放在英国希斯路机场的一张海报,内容是一台土坡车飞越土坡的照片,然後上面写着「最好的自行车来自台湾」,而英国师傅在照片中的叙述写道「台湾哪知道什麽是最好的自行车,他们只做量,哪懂质是什麽」。我一看到这张照片心想这麽大胆应该会被很多人炮轰,结果点开留言一看,所有人都是支持他的,我没有生气但是觉得很难过,我们台湾一直称自己是自行车王国,但我们做的东西在外国人眼中是很不堪的,怎麽会是这样子呢?於是我也上去留言了,我说「对不起台湾给你这样的印象,但总有一天我会证明给大家看,台湾不只做得出量,也做得出质。」,从那天开始我就把我科技业的工作辞掉,决定专心做手工自行车这个行业。


M:对你来说从事科技业与自行车之间,在你的想法丶创意上有没有相互影响,其中又以什麽最为显着?
S:
其实台湾的车架厂,一直面临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台湾只做代工,很少做自己的品牌也不做设计,这样会衍生出一个现象,就是工厂中的师傅每个人的工都很厉害,但是他们不懂几何也不懂设计,永远只能依靠别人给你的单,今天如果你去找一个做了 40 年的师傅请他帮你做一台自行车,他会跟你说他没办法,因为他只做焊接,我也曾经到工厂请教一位老师傅,这个地方要怎麽烧,师傅跟我说他烧了 50 年他只烧五通,不会烧我问的部位,因为对工厂而言他们就是产线化,但我觉得这样是不对的。
我後来才会把传统的制造方式做改良,用软体的辅助算出每个角度丶每个运动曲向他会影响的东西,我们在软体上就已经模拟出来再来烧制,这个部分就让我们省掉很多测试的麻烦,这个部分我想应该也是受到科技业的影响,因为我知道怎麽去用更好的工具来做这些事,另外一个部分就是,拜科技业所赐,我的语文能力比其他的师傅或是其他的工厂强,我会英文丶我会土耳其文等等,我知道怎麽跟国外的厂商丶师傅联络丶交流,所以我省了很多麻烦,加上科技业讲的就是 S.O.P.,我也把 S.O.P. 的概念导入我的制程里头,所以每当我做一个新的东西我就会把它建立一个 S.O.P. 起来,自行车其实是精密工业,只是台湾人没有把它当作精密工业来做,这是很可惜的,我一直秉持精密工业这个想法来做,我要把手工自行车的误差缩到最小,我想这都是科技给我的影响。



M:自成立以来,许多外国人也因 Stubborn Cycleworks 的技术丶品质慕名而来,接过无数的订单,其中令你印象最深刻的作品是?
S:
分成情感面跟实际面来说,情感面的话,有一个宜兰的金工师傅,他是小儿麻痹患者,他一直想做一台手摇车,让他可以坐在轮椅上可以用手骑的车,但他找了很多地方,现在市面上的都太贵了,都要十几二十万一台,他根本没有办法负担,他从宜兰骑机车来找我找了很多次,後来我就帮他做手摇车的车头,让他可以安装在轮椅上面,我一毛钱也没有跟他收,因为我觉得可以帮人家服务我很开心,加上他说其实小儿麻痹患者寿命都不长,因为好少能够活动,所以身体机能退化非常快,他想要趁他还有能力动的时候,可以靠自己的力量到多一点地方看看,我觉得这件事让我很感动,所以我就帮他做了车这样,这是情感面的。



那实际面的话,其实每一台车我都印象深刻,因为每台车都是订做的,不可能在世界上找到另一台一模一样的车,每台车都会留下这个车主他想要留下的印记,一定会留下这个车主的故事,我很喜欢听故事,每个来订车的人我都会问他为什麽要订这台车?这台车对你的意义是什麽?有的人是纪念他最喜欢的乐团,保留他年轻时的记忆,有人是客人快 50 岁了,要做一台纪念 50 岁的车,有人说我拿到德州扑克全球前几名的头衔,所以我要做一台车纪念这件事情,所以对我来说每件作品都让我印象深刻。

M:作为一位车架师傅,有没有哪个设计师丶车架师傅或是车手丶团队是你非常欣赏崇拜的?他们对你的影响又是什麽?
C:
我最喜欢的车架师傅是 Richard Sachs,因为他一直以来都是自己一个人做车,我很喜欢他的原因是他有很多点跟我很相像,他不做花俏的车,但你依旧能一眼看出这就是他的车,他坚持把简单的东西做到最好丶把细节做到最好,就像我一直很印像深刻,日本有一个艺术家他在木盆里头画金鱼丶锦鲤,他说:「我一开做这件事的时候,大家都笑我是傻子,但是我知道把一件简单的事做到极致,你就会变成神。」我一直秉持把细节把品质做到最好。



M:台湾是世界知名的自行车王国,对於这个逐渐消失的传统产业,你有没有什麽展望与想法呢?
C:
其实也不完全是逐渐消失,只是大家越来越不做钢管车了,很多厂商开始做碳纤维,而钢管车中的铜焊丶银焊技术的确在台湾这个产业中有很大的断层,原因是因为铜焊发展最好的时期是 30 到 40 年前,那时候大部分的脚踏车都是钢管车,焊接的方式也是以铜焊为主,慢慢的被氩焊取代,大家觉得铜焊过时,且材料成本丶时间成本都太高,中间这段时期的车厂师傅都是学氩焊,到了这几年又有人重视铜焊的时候,会发现以前还会的师傅已经六丶七十岁了,可能眼睛已经退化了,後期的师傅根本不知道铜焊要怎麽焊,所以我必须跟很多国外的师傅交流丶学一些东西回来,很多制程国外已经改进了,但台湾还在这样做,我很希望能有多一点的车架师傅出现,因为台湾是很好取得材料零件的地方,而且这些零件材料做最好的也是台湾,应该要多一点人来做这个东西,我们不应该让这个技术在我们口中的自行车王国消失,让我们的後代知道曾经自行车的制作方式是这麽美好丶这麽有艺术性的。



M:自行车的存在对你来说是什麽?
C:
小时候自行车对我来说就是自由,以前下课回家骑上自行车看着天空就觉得好棒,到了 20 几岁时自行车对我来说是运动工具,因为出社会了丶工作忙了,少运动肚子就大了(笑),到现在自己开始制作自行车的时候,我觉得每一只车架都有独立的灵魂,就像我在做车架时,我会把门锁起来,我不让旁人打扰我,因为我觉得这样中断,我对车架不敬,我会觉得要让他很美好的诞生下来,而不是被打断的,就像我老婆说的我是「一生悬命」在做这个工作,我想要把这个美好传承下去,让越来越多人知道手工车丶钢管车的美好。

M:Stubborn Cycleworks 近期有没有新的产品要发表或是有没有要举办什麽活动呢?
C:
未来会有一个类似店面丶Showroom 能让客户看到我的展示车丶也可以试乘,我也可以在那边帮客户 Fitting丶洽谈丶谘询等等,而我们也会举办一些活动,像是骑车送物资到偏乡丶育幼院等等,有兴趣的朋友都可以起来骑骑车,可以到我们的纷丝专页查询活动资讯。



M:有没有什麽想法想传达给大众的?
C:
我想传达给大家,骑车不要沦为一个军备竞赛,不要一直大家在比我用的装备多好丶多贵,重点是车上的这个人,而不是这台车有多厉害,所以大家要知道,你要去找一台适合自己的车就好,重点是这个旅程你得到什麽?而不是你的工具有多厉害,应该要把这个观念导正回来,找到你适合的东西丶享受个旅程才对,以人为出发点,所以我的 Logo 也才会是以个「人」字的意像,刚好我的名字最後一个字也是「人」,「人」也是 Stubborn Cycleworks 两个字开头 S 跟 C 的缩写。

▲ 
後记
下着雨的下午我们来到了新店,藏在公车维修站旁的 Stubborn Cycleworks 格外清新,Marc 的健谈也让整个室内暖活了起来,Marc 作品的精致程度绝对会让第一次看到的人吓坏,也希望 Stubborn Cycleworks 继续秉持这样的理念,让更多的台湾人知道台湾在地的好产品丶好品牌,下周日同一时间 MIXFIT 依然会秉持着爱用国货与好东西要跟好朋友分享的精神,继续与大家分享这些 MIT 故事!

Stubborn Cycleworks 店訊
地址:新北市新店区安业路 2 号电话:0928 038 928营业时间:Mon. - Fri. / 10:00 - 18:00

Editor / Allen
Text / Allen
Photo / Allen
Design / Johnny
Source / Stubborn Cycleworks

可以用以下方式登陆

你已成功登入,系统稍后跳转至首页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