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划 Special Items

Back to List

Made in Taiwan,又称作 MIT,台湾制造。在这资讯爆炸且透明化的现世代里,人们常有「外国的月亮比较圆」的心态,进而错过了台湾制造的好东西,不论是代工丶原创丶设计亦或是传统产业中,仍有这麽一群人默默为台湾守护,认真用心让台湾走出国际。因此,MIXFIT 秉持着爱用台货与好东西要跟好朋友分享的精神,将於隔周介绍值得推荐的 MIT 街头印象给各位,让你我一同见识属於台湾在地的品味与细节。 

上回我们从「hao」的对谈中理解主理人们对於台湾服饰的贡献努力不懈丶不遗馀力,希望给消费者最好的品质。此回, MIT 街头印象邀请到了对於漫画富有高度热情,并创立了《精装少年坏报》漫画刊物的罗宜凡,与我们聊聊催生出《精装少年坏报》背後的故事及坚持制作纸本刊物的态度。 


小时候的罗宜凡,在还没接触到漫画前就很爱画图,搬到台北後偶然间接触到漫画,便为之疯狂并感到新奇。他认为现在的社会虽然开放丶资讯发达,但大家似乎喜欢的丶看的东西都差不多,希望让台湾文化能够更多元性与更多接受性,所以将自己喜欢的东西与风格以影响自己最深的「漫画」形式加以转化,来带给台湾更多不一样的面貌。 


▲ 精装少年坏报主编——罗宜凡
(以下访问简称 MIXFIT - M丶罗宜凡 - 罗)
M:是什麽时候让你想成立《精装少年坏报》,又为什麽会以《精装少年坏报》命名呢?
罗:
应该可以追朔到十年前,大约 2007 年的时候,身边的朋友偶然间知道我小时候有在画漫画,因为小学三至六年级读美术班,除了自己爱画,老师也鼓励我们做可以传阅的班级刊物,我跟同学们就一起开始用漫画形式去做。朋友他们看到之後觉得非常有趣,我就扫描放到网路上,以小时候很红的《少年快报》为灵感,取名成「少年坏报」,其实整体只是纯粹觉得好玩,後来也没有再多加管理。约莫到了 2014 年,因缘际会下我想重拾停摆多年的画笔,再续小时候画漫画的前缘与感动,最後在名字里加上了精装(来自香港电影的灵感),成了现在的《精装少年坏报》。其实做这个应该不能说是成立,因为《精装少年坏报》不算是我目前的主业,但却是影响我很大的兴趣之下的产物,也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事物。而《精装少年坏报》除了有我自己所画的漫画之外,也会网罗其他很棒的漫画家的作品进来编成每一期。

▲ 90年代风靡一时的《少年快报》漫画周刊

M:现在网路产业发达,是什麽原因让你坚持做纸本刊物?
罗:现在的确网路发达的关系很多纸本相关产业都受牵连,漫画也一样,我觉得不管今天是漫画丶杂志丶报纸丶刊物也好,这些纸本都一定有它继续存在下去的理由。以漫画为例,放到网路上变成电子书的形式,不但少了那份翻阅书籍以及触摸纸张的温度与实际感,有些纸本才能表达出的剧情张力丶跨页版面丶封面封底的呈现等等,是网页版本取代不了的地方,这也是为什麽我还是持续会出纸本的缘故。


今年年中罗宜凡办了一次《精少坏一族》的快闪展。


▲90 年代的杂志《COLOR》,标题丶内文丶排版风格皆与现在的杂志有很大区别,成了罗宜凡灵感来源之一

M:除了《精装少年坏报》,还有看见《精少坏一族》的创作,可以大概介绍一下《精少坏一族》吗?
罗:其实漫画以及偶像文化影响我很深,《精少坏一族》便是我希望给这个制式社会带来更多有趣丶无厘头的东西的另一种管道与方式。我很锺情於以前 90 年代的杂志排版丶风格还有标题的语气方式,现在几乎是看不到相同的了。《精少坏一族》的创作有很多都是受这些所影响的,我大多以台湾 90 至 00 年初期的偶像素材来作像是现在大家常用的梗图,或是很多国外俗称的 meme 方面的创作,不希望大家只转贴国外的东西然後抱怨台湾,所以我决定不如自己来做一些随性的创作,就算小众也没关系,至少带来了不一样面向的东西。大概两年前我把这些创作放在 Instagram 上,取《精装少年坏报》的简称再加上一族,变成《精少坏一族》就好像是一个 Generation 的感觉。



M:《精装少年坏报》到现在总共出到第六期了,有没有最喜欢或是最印象深刻哪一期呢?
罗:除了代表一切的开始的第一期,印象深刻的应该就是第三期了,因为当初封面的印刷效果,导致印出来封面都会卷卷的翘起来很烦,所以总共只出了五十本最後也没有再版,数量算是相当稀少,这应该算是个小小黑历史吧哈哈,对此印象很深刻。





M:那在这些创作的过程中,有没有遇到过有趣的故事可以跟大家分享呢?
罗:
这麽说好了,自己因为兴趣以及也想丢些有趣的东西给这个社会,而相继推出《精装少年坏报》与《精少坏一族》,原本以为比较小众顶多朋友圈的人会喜欢,没想到却有这麽多也喜欢的人,回响确实有超乎预期,也认识到不少新的朋友,这些都是很难能可贵也意想不到的,甚至也有海外朋友特地来台湾要找《精装少年坏报》和《精少坏一族》的周边,真的满疯狂的。



M:有没有什麽人事物是影响你很深的?
罗:漫画丶音乐丶电影丶棒垒球等等都是影响我比较深的,这些除了影响我的作风之外也是很多素材的来源。像打垒球的时候,如果是守备的位置,会感觉满 Chill 的,可以顺便想漫画情节哈哈,但要认真的时候会全力以赴,这满像我自己的人生观,没有说创作一定搞得多大或改变世界,但当下在做的时候是非常认真执行的,因为是在做觉得有意义也有兴趣的事。如果要说影响我很深的人的话,应该就是漫画大师岛袋光年了,除了很 Old School 的独特画风之外,也是非常欣赏他的创造力以及想像力,我非常欣赏有想像力的人,觉得是人生不能或缺的东西。另外我也很喜欢成龙跟刘德华!




▲ 罗宜凡的长篇漫画《无聊阵线联盟》部分一览

M:接下来有什麽有趣的活动或企划会推出吗?
罗:
我希望将来可以把自己的长篇漫画〈无聊阵线联盟〉画到一定数量後,出成单行本,或是集结好几部漫画於一本,就像平常的漫画书或以前的少年快报那样,算是一个小小的愿望。另外还有 Line 贴图,哈哈!因为我的漫画角色都是原创,拿来结合大家平常都会使用的媒介感觉也很不错。至於展览的话就顺其自然了,因为当初会举办《精少坏一族》的展览,纯粹也是因为作品到一个量,加上当时有一股很想释放的能量!而周边朋友也觉得有趣,所以想办来大家欢乐的,我也不希望将来变成我创作只是为了办展览,这样就有失原本的初衷了。


▲ 罗宜凡将小时候画的漫画扫描并重制成海报

▲後记
访谈过程中,感受到罗宜凡本身也是富有创造力的人,虽然并不是把《精装少年坏报》与《精少坏一族》当成主业,但又何妨?因为他还是依然持续的创作,就是把漫画以及所有影响他的文化给转化,以创作的形式让那种感动再带给我们。看他的创作就知道,保留了很多以前的文化,并且是在地文化;罗宜凡说其实他受以前的偶像丶主流文化影响很深,许多素材都从那里来,他创作并没有想刻意要搞得很奇怪丶猎奇,只是不想要那麽的大众,想给这个社会更多的想像力丶更多的层面,而不是大家都看一样的东西。「文化丶想像力,真的很重要,Make Taiwan Great Again!」—— 罗宜凡。

Editor / Perry
Photography / Perry
Designer / Johnny
Source /
 精装少年坏报

可以用以下方式登陆

你已成功登入,系统稍后跳转至首页

关闭
关闭